注冊

          山東自貿試驗區方案已上報!青島怎么變?


          來源:鳳凰網青島綜合

          近年來,山東一直在積極申建自貿試驗區,7月5日,據山東省商務廳透露,山東自貿試驗區方案已經上報。

          近日,山東最受關注的莫過于省委書記、省長帶隊的山東省級“最高規格黨政代表團”出訪京冀滬一事,在陸續考察了北京、雄安新區后,7月24日,考察團一行來到上海學習“取經”。

          作為全國經濟、金融、貿易、航運、科技創新中心,上海的工商業發展模式,城市群建設經驗,乃至城建、民生等各個領域的模式,均值得山東學習。而對于想要建設自貿區的山東來說,學習上海自貿區建設經驗也是勢在必行。

          山東自貿試驗區方案已上報

          近年來,山東一直在積極申建自貿試驗區,7月5日,據山東省商務廳透露,山東自貿試驗區方案已經上報。

          6月底的G20大阪峰會宣布,中國將新設6個自貿試驗區。而此次上報的山東自貿試驗區能否在此之列,備受期待。

          早在2014年,山東便已經在著手申報自貿區。2016年初,山東省政府工作報告將此項工作納入其中,提出要“積極申建中國(山東)自由貿易試驗區”。

          在全國第三批自貿試驗區的角逐中,山東自貿區方案通過了國家部委審批,卻最終未能通過國務院審批,無緣第三批的7個名額。

          2019年2月,省委書記劉家義在“擔當作為、狠抓落實”工作動員大會中提到,“在打造對外開放新高地上,我們深度融入共建“一帶一路”,積極申建中國(山東)自貿區,全力推進中國—上合組織地方經貿合作示范區、中日韓地方經貿合作示范區(自貿區)建設。”

          隨后的山東省兩會上,政府工作報告中再一次明確,將“進一步加大開放力度,積極申建中國(山東)自由貿易試驗區,打造對外開放新高地。”

          山東對自貿區建設“備戰”已久,也勢在必行。

          以青島為核心,建設山東自貿區

          “自貿試驗區”在2016年全國兩會上就已然成為焦點,從全國已獲批的12個自貿試驗區來看,自貿區的選址一般集中在那些有一定經濟總量基礎,對周邊有一定拉動和輻射作用,能夠對經濟增長和改革開放帶來促進作用的地區。

          而山東作為全國的經濟大省,與日韓隔海相望,還有世界第七大港青島港坐落其中,在經濟體量、地理區位、對外開放、航運貿易等方面均具有顯著的優勢。

          早前2016年山東競逐全國第三批自貿區的方案中便已提到,山東自貿區約120平方公里,將以青島保稅港區為主體,此外,濟南、威海和煙臺三地的部分區域也將納入自貿區范圍。

          青島作為山東自貿區的核心,也一直在積極為建設山東自由貿易試驗區做準備。

          2019年全國“兩會”期間,青島市長孟凡利公開表示,將“扎實推進山東自由貿易試驗區(青島片區)申建。”

          而早在2013年9月,國家首個自貿試驗區上海自貿試驗區成立之初,青島便迅速派出商務代表團前往學習,第一時間創新復制推廣國家自貿試驗區經驗。

          此后,青島緊跟復制推廣自貿試驗區的步伐,加快建設具有國際水準的投資貿易便利、監管高效便捷、法制環境規范的行政運行體制,已逐漸形成了對外開放新優勢,構建起開放型經濟新格局。

          青島怎么變?

          山東如果獲批自貿區,可以與環渤海其他自貿區聯動發展,起到拉動和輻射周邊經濟增長和區域發展的作用,還能夠在與日韓的對外貿易中形成更加系統的運作模式。

          而自貿區的批復建設將為山東,為青島帶來怎樣的變化?或許可以從最早獲批的上海自貿試驗區中找到答案。

          圖片來源:中國(上海)自由貿易試驗區官網

          2013年8月,國務院正式批準設立中國(上海)自由貿易試驗區,實行政府職能轉變、金融制度、貿易服務、外商投資和稅收政策等多項改革措施。

          截止2013年11月的三個月時間里,上海自貿試驗區共接待企業、個人咨詢和辦理業務超過5.8萬人次,其中企業辦理核名近6000戶。35個工作日內已辦結新設企業1434家,其中外資新設企業38家,外資注冊資本超過5.6億美元;內資新設企業1396家,內資注冊資本超過347億元。

          上海自貿試驗區分為綜合保稅區、金融片區、開發片區、高科技片區幾個不同的功能區域,承擔對外開放、港口貿易、科技創新、經濟發展等不同的功能,并在不同領域形成了可供全國復制和推廣的政策與經驗。

          近6年來,商務部向全國復制推廣了202項自貿試驗區形成的制度創新成果,其中大部分已在青島得到實現,如青島海關2015年實行的“批次進出、集中申報”政策,便是從上海自貿試驗區復制過來的“簡化通關作業隨附單證”制度。

          當然,簡單的“拿來主義”并不是青島復制推廣自貿試驗區經驗的初衷,在這個過程中,結合本地經濟發展特點,根據企業實際需求進行創新性復制,方是長遠的發展之道,如青島搭建起了互聯互通物流大通道,落地了方便、快捷、高效的服務模式等。

          2018年,青島外貿進出口總值805億美元,增長8.5%。其中,出口480億美元,增長7.6%;進口325億美元,增長7.3%。

          未來我們也有理由相信,一旦山東自貿試驗區成功獲批,所產生的發展帶動作用,必將讓核心青島在對外開放領域得到質的飛躍。

          [責任編輯:張慧]

          • 好文
          • 欽佩
          • 喜歡
          • 淚奔
          • 可愛
          • 思考

          商訊

         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
  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  快三投注官网